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安替 > 美国前驻华大使洛德谈中美关系

美国前驻华大使洛德谈中美关系

11月5日,美国大选日前一天,我电话采访了家住在纽约上州的美国前驻华大使洛德(Winston Lord)。虽然是里根任命的驻华大使,但他豪不隐晦对奥巴马必然当选的信心。洛德大使在四十分钟的专访中,在对中美关系给出独到看法(他认为中国不是“崛起”而是“回归”),同时也痛陈共和党本身的问题。整个采访以英文进行,以下是中文翻译。

问:您当年陪基辛格秘密访华,协助筹建美国在华使团,后被里根派驻中国任大使,也曾是克林顿时期的分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(1993-1997),毫无疑问是制订中国政策的关键人物。这些经历让你对中美关系的进展有什么个人看法?

答:对,我在70年代、80年代和90年代都有和中国相关的经历。我认为过去这些年、现在乃至可预测的将来,两国的关系混合着合作和机遇,以及严重的不同,甚至有紧张。这其实很自然,不要期待有完全和顺的关系,当然需要努力避免冲突,我也有信心可以做到。

现在是两个大国:一个是快速发展的中国——我不把中国看作是“崛起的大国”,而是看作成“回归的大国”(a returning power),因为昔日中国曾经占据世界第一的地位约有4000年;另外一个是已经存在的超级大国,之间定有疑虑,这导致两国之间自然不会很和顺。第二个原因是即使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利益,但也有巨大不同,有好坏混合的关系可以理解,也不需要太悲观,我们可以很负责地去处理存在的问题。

问:“回归的大国”这个观察很有历史角度。您在制订中国政策和出使中国的时候,当时中国处于比较弱的地位,美国比较强,基本模式是中国依靠美国的帮助来改革开放。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成为全球化的世界的正常成员后,中国经济方面变强,甚至有美国政客指责中国偷了美国人的工作。美国政客是否在讨论需要改变应对中国的模式,如果有,那样的模式应当是什么?

答:我高度赞赏邓小平改革以来中国取得的进步,毫无疑问这是任何国家在短期内能取得最精彩的进步,当然中国领导人也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国也面临着很多问题。美国人常常过度悲观,因为即使未来10-20年中国GDP总量会超过美国,但人口中国是美国的四倍,因此更重要的人均GDP指标上,美国会领先中国很长时间。中国在经济总量上已经是全球第二,但人均GDP却位于第100位左右。美国人没有理由对中国的经济崛起有敌意,而且事实上,经济方面恰恰是我们有共同利益和广泛合作的领域。不过,现在经济互动十分频繁,机会和问题并存,例如中国对美巨大贸易顺差的问题,的确产生了一些威胁。我们需要承认两国经济平等,有些问题需要应对,但我们(特别是美方)不能因此对华产生敌意;我们可以在认为中方不按照规则行事的时候和中国对峙,说到这里,必须说汇率问题已经不那么严重,因为人民币已经升值许多,更严重的问题是版权、中国补助国内产业、中国要求美国公司交出所掌握的核心科技;中国也有自己对美国的很多抱怨。冷战期间,美国和苏联不会开战是因为有核威慑存在,而今天中美不会开战的原因是两国经济相互依赖极深。当中国经济比二、三十年前增长许多的时候,美国对华模式当然要变化,但这就意味着机会和问题共存。

推荐 15